“有墨先生親自出面,t市警方不敢怠慢,該落網的一個都沒落下,該了結的,也沒能看見今天的太陽。”

  聽見這話,季暖下意識的看了封凌一眼,雖然封凌沒有多說,但意思也很明顯,昨晚那個差點玷污了她的人,現在估計是已經死透了。

  “我殺的嗎?”季暖問這句時,語氣比她自己想像中的冷靜,畢竟她記得自己昨晚在那個人身上刺了多少刀。

  “不是,你昨天刺在他身上那些都不是要害,最多讓他失血過多,真正的死因是他在被逮捕時過激反抗,導致警察對其誤傷至死。”封凌對季暖淡淡勾了下唇,意思是讓季暖不要多想。

  當時就已經半死不活的人怎么可能還有力氣在警察面前過激反抗,但就算心里有答案,季暖也沒多說什么。

  有些人本就該死,都到了這種地步,她也沒什么悲天憫人的心情,封凌用這樣的方式來讓她別再多想,季暖也就接受這樣的結局,總比讓她知道那個惡心的人還活在世上,讓她每天一想起來就吃不下飯的好。

  見季暖沒再多說,墨景深坐在沙發上,示意季暖過去。

  “頭還疼么?”在她走近時,男人的手在她腦袋上撫了下,雖然避開了她的傷口,但卻刻意摸了摸她頭上的其他地方,像是要確定她沒有其他的傷。

  “不疼,昨晚只是在掙扎的時候被那個人給摔到了墻邊,頭在墻上撞了一下。”季暖將他撫在自己頭上的手拉了下去,說道:“我知道你是怕我出現腦震蕩的癥狀,昨晚確實有些暈,現在好多了,別擔心我,真的沒事。”

  她現在已經冷靜了,很多事情都需要細想。

  最近幾個無論是受傷還是出現各種大小狀況,似乎都跟美國洛杉磯那邊的某個人有些關系。

  季暖的手被墨景深反握在手里時,她忽然問:“那個蘇雪意,究竟是什么背景?她的目的是要毀了我?還是另有其他打算?”

  明知道墨景深就在她旁邊,季暖卻將目光看向了封凌,直盯著封凌的眼睛:“出事之前我已經把她的照片發給你了,你查了嗎?有結果嗎?”

  封凌的表情滯了滯,目光在季暖的臉上停留了片刻,正要說話,季暖忽然感覺墨景深握在她手上的力度加重了一些。

  “這里沒你的事了,先出去。”墨景深淡道,話是對封凌說的。

  眼見封凌轉身就走,季暖下意識正要將手從墨景深的手里抽出來,結果卻反被他握緊。

  “想問什么?”他看著她,眼神清澈坦然。

  季暖目視著他,心里忽然間就有一股勁兒讓她本能的想將手從他手里抽出來,墨景深卻始終沒放手,目光定定的看著她。

  “你先放手。”她皺眉,抽了幾次都沒能從他掌心里抽出來。

  “不放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季暖氣結,她想生氣但也不是時候,只能咬了咬牙,可到底還是憋不住了:“蘇雪意是不是你當初在美國的那個未婚妻?”

  墨景深盯著與他同樣坐在沙發上的女人,她有些蒼白的臉上明顯帶著壓抑的情緒,額頭上的傷還貼著一塊紗布,在窗外落進來的光線下顯得單薄纖弱,卻又有著幾分在刻意保持著理智的倔強。

  “不是。”他答。

  “不是?”季暖的表情一詫:“那她為什么要針對我?前前后后的每一樁每一件,難道都只是巧合嗎?蘇雪意是從洛杉磯來的,這一點應該沒有錯,她不是你那個未婚妻,那還能是什么?總不能半路出現個女人就是看我不順眼想對我下手的神經病?她做這一切總要有些目的!”

  重生以后的季暖太擅長忍耐,忍了這么久,她是真的忍不了了。

  昨晚那種事,換誰誰能忍?

  她盯著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顏,閉了閉眼睛,深呼吸了一下,做勢又要將手抽出去,卻仍然沒能得逞。

  “我沒有所謂的未婚妻,至少現在,我只有你一個,名副其實的墨太太。”墨景深沒讓她將手抽離,就這樣借著兩人的手交握的姿勢,直視進她眼底:“美國的事情三言兩語說不清楚,但你要相信,我從始至終只有你季暖一個女人,我的過去雖然不算是一張白紙,但也從來沒有任何女人在上面留下不該有的痕跡,我是你的丈夫,現在是,以后是,將來也永遠都是。”

  季暖的臉色仍然沒有多少緩和:“我不是什么霸道不講理的女人,甚至根本沒有去顧慮過你的從前你的曾經。我很現實,所以我只看現在和眼前。可我一直去忽略甚至并沒有去深入考慮過的人,現在一次一次的挑戰我的底線,又一次一次在我這里找存在感,我不可能容忍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墨景深纂著她的手:“我會處理。”

  怎么處理?

  她到現在連一直躲在暗處要針對她的人是誰都不知道。

  季暖深呼吸了一下,壓下情緒,卻低聲涼涼的道:“我頭疼,我回房去睡覺。”

  說著她就忽然從沙發上站起身,用力將手從他的手中拽了出來,不再說一句話的直接轉身向臥室的方向走,頭也不回。

  墨景深看得出來她這是真的動了脾氣,只是在忍著沒有徹底發作,但明顯是想要一個人呆著,不想再搭理他,甚至一句話都不想再跟他說的架勢。

  季暖直接就進了臥室,“砰”的一聲關了房門,想起上次那個沾血的婚紗娃娃,還有昨晚那些驚險,她就恨不得挖地三尺把那個藏在暗處的女人給找出來。

  想要搶男人是嗎?來啊,有本事直接正面來戰,躲在背后一直搞東搞西的目的是什么?離間?還是要讓她不得安寧?

  一次一次做這些事情來挑戰她的底線嗎?以為她會怕?

  明知道她現在更應該理智,絕對不能在這種時候把墨景深推遠,否則就會像夏甜曾經警告過她的一樣,這塊肉什么時候被人給叼走了都不知道。

  可她現在就是真的很氣!

  氣到不想理他!閱讀最新章節請關注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重生暖婚:甜妻,新上線,重生暖婚:甜妻,新上線最新章節,重生暖婚:甜妻,新上線 平板TXT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老版本2012年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