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君 第八九四章 先皇英明

小說:道君 作者:躍千愁 更新時間:2019-05-25 21:27:33 源網站:360小說
  此話在場幾人聽了不信,別說外人,就連太后商幼蘭亦是半信半疑,連她都不能享有的權力,先皇能給那個老諸葛?

  米滿懷疑道:“如此機密,先皇能讓一個老太監和你各掌半份開啟的權力?”

  海無極:“這事朕也覺得奇怪,朕也想知道原因,可先皇沒有說明,但就是這么安排的。是真是假把人找來便知,朕在這里,落在了你們手上也跑不了。”

  也是,試試也無妨。

  蔣萬樓回頭,正要吩咐弟子去把諸葛老兒給叫來,誰知已有一名落霞山莊的弟子跑來向左乘風稟報:“掌門,大內總管諸葛遲在密道入口處求見,他說自己掌握有另一半開啟寶庫的秘鑰,說沒有他開不了這個寶庫。”

  這還真是和海無極的話對上了,眾人面面相覷。

  “帶進來。”左乘風偏頭示意了一聲。

  “是!”那弟子立刻領命而去。

  沒多久,諸葛遲被帶來了,同來的還有兩名瞎眼太監。

  地宮內通道黝黑,諸葛遲手上提著一盞燈籠,也許是因為前面領路弟子釋放出了月蝶照明,燈籠黑著沒點亮。

  一個老的快入土的老太監,提著燈籠,帶著兩個瞎眼太監,這情形看著有些詭異。

  外人不知這兩個瞎眼太監是什么人,商幼蘭和海無極卻是見過的,知道這兩個瞎眼太監是諸葛遲院子里專門服侍諸葛遲的人,一般很少拋頭露面,母子兩個不知諸葛遲把這兩人帶來是什么意思。

  佝僂著后背,步履蹣跚的諸葛遲在眾人注視下一步步走下地宮的臺階,一雙渾濁老眼,看看這個,又看看那個,最終來到了母子兩個跟前見禮,“太后,陛下,你們沒事吧?”

  商幼蘭搖了搖頭,海無極盯著他,“先皇臨終之言,朕一直記得,朕不明白先皇為什么這樣安排,朕也問過你,可你不說,事到如今,是不是該告訴朕真相了?”

  諸葛遲:“先皇有旨意,欲取鎮國神器,老奴必須在場。”

  海無極:“為什么?”

  諸葛遲沒有回答,而是回頭對站在地宮門口的兩個瞎眼太監道:“阿大,阿二,把門關上。”

  兩個瞎眼太監一聲不吭領命,各自左右轉身,伸手摸上了地宮那厚重的銅門,推動的發出沉悶嗚嗚聲。

  左乘風略顯警惕道:“為何要關門?”

  諸葛遲慢慢偏頭看向他,“要開啟寶庫,就要先關上地宮的大門,不然打不開寶庫。”

  見他這樣說,三大派的人也就沒再多說什么,反正憑他們的實力也不怕這兩三個人能玩出什么花樣來。

  嗡!地宮大門閉合上了。

  諸葛遲又道:“阿大,阿二,過來幫幫忙。”

  關上地宮大門的兩個瞎眼太監聞言又走下了臺階,三大派的人關注著,察覺到了這兩個太監有些不尋常,明明瞎了雙眼,下臺階走路卻絲毫不亂,似乎能看見一般。

  二人走到了諸葛遲身邊,諸葛遲又道:“保護好太后和陛下。”

  兩人立刻雙雙跨步,各自站在了商幼蘭和海無極身邊,此舉令母子兩個有些不明所以。

  保護?這話有點不對勁,蔣萬樓沉聲道:“老家伙,讓你打開寶庫,你磨蹭什么?”

  諸葛遲慢慢轉身面對上了他們,嘆道:“既是大勢已去,當早覓去路,又何苦跑來宮中為難我們?這里的東西已經不屬于你們,為何如此貪心?匹夫無罪懷璧其罪,就不怕遭來橫禍嗎?”

  蔣萬樓:“老家伙,我讓你打開寶庫,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。交出東西,我們保證放你們一馬。”

  諸葛遲慢吞吞道:“我說了,大勢已去,你們的保證還有用嗎?叛軍馬上就要殺到京城,東西給了你們,回頭叛軍索要,我們交不出東西來,叛軍能給我們活路嗎?”

  蔣萬樓:“叛軍會干什么,那不是我們操心的。我再說一次,立刻打開寶庫,否則你們的性命可等不到叛軍來做決定。海無極,我的耐心有限!”

  海無極臉頰繃了繃,道:“諸葛遲,打開,給他們。”

  諸葛遲搖頭:“先皇有命,先皇的旨意在前,陛下的旨意在后,老奴得先遵先皇旨意。”

  “你…”海無極怒了。

  “老東西,你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,看來不讓你受點罪,你是不知所畏。”蔣萬樓冷笑一聲,身形一閃,探手抓來,一把捏住了諸葛遲的肩膀,欲發力捏碎其肩骨。

  商幼蘭偏頭一旁,有些不忍直視,然“噗”一聲后,遲遲未聽到其他動靜,再慢慢回頭瞅了眼,所見情形令她瞪大了一雙明眸,滿眼的難以置信模樣。

  只見蔣萬樓那只搭在諸葛遲肩頭的手在抽搐,而諸葛遲的一只手放在了蔣萬樓的胸口,確切地說是捅過了蔣萬樓的胸口,血淋淋的手從蔣萬樓的后背穿出,血淋淋的五爪摘了顆還在跳動的心臟在手。

  海無極目瞪口呆,這一幕極快,快的他幾乎沒看清是怎么回事。

  左乘風等人也以為自己看錯了,用力眨了眨眼,卻見諸葛遲五爪一捏,“啵”心臟爆出血來。

  蔣萬樓瞪大著雙眼盯著老態龍鐘的諸葛遲,滿臉震驚難信模樣,喉嚨里慢慢發出咕嚕聲。

  唰!手從他胸口抽了出來,蔣萬樓兩腿一軟,當場癱倒在地上。

  “掌門!”歸元宗弟子驚呼一聲閃來。

  “老東西!”左乘風和米滿亦是又驚又怒,閃來出手。

  諸葛遲手上血滴屈指一彈,地宮內幾只振翅的月蝶,啪啪擊落在地。

  落地的月蝶翅膀上的光輝并未瞬間消失,而是慢慢隱滅。

  而就借著這月蝶光芒余輝的瞬間,商幼蘭和海無極母子兩個看到了,看到了諸葛遲的身影突然如鬼魅而動,快得只見一連串虛影。

  虛影現形的瞬間,啪!母子兩個親眼看到諸葛遲人影浮空,一手扔提著燈籠,一爪捏爆了左乘風的腦袋。

  鬼魅人影所到之處,三大派弟子沒一個來得及反應,紛紛倒地。

  母子兩個心中的震驚之情實在是難以形容,親眼目睹了亦不敢相信,這快如魅影閃動的人是那個老的連走路都走不穩的諸葛老兒?

  見左乘風被一招斃命,大吃一驚的米滿翻袖抖出了一張天劍符,卻又見諸葛遲人影出現在了米滿跟前。

  玉牒余輝的最后一幕,諸葛遲抓住了米滿的手腕,咔嚓一聲,直接擰斷。

  之后發生了什么,母子兩個再也看不到了,地宮內很快安靜了下來,有血腥味飄蕩。

  之后諸葛遲的聲音再次響起,“阿大,開半邊門,去請入口處三大派的太上長老進來,就說幾位掌門有請。”

  之后,半邊銅門沉悶推開的聲音傳來,有人嗖一聲閃出去的動靜。

  沒多久,一陣腳步聲從地宮外面的臺階上傳來。

  出去又回來的那名瞎眼太監第一時間閃回了商幼蘭身邊,讓人看不清的黑暗環境對他來說似乎沒有任何障礙。

  “血腥味?”地宮大門外有人狐疑一聲,緊接著有月蝶光芒閃現,一只月蝶飛了進來。

  很快,三大派的六名太上長老閃入,見到地上橫尸一片的情形,連三大派掌門也一個個暴斃在血泊中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一名太上長老沉聲怒喝。

  商幼蘭和海無極如同活見鬼一般地盯著諸葛遲。

  “剛有人突襲。”手上提著一只白燈籠的諸葛遲慢吞吞回著,挑在手上的燈籠突然無風自動,一陣強風席卷而出,地宮入口處的銅門嗡一聲自己關上了。

  六名太上長老猛然回頭看去之際,啪啪聲連響,三只月蝶憑空炸裂開來,似乎被什么無形之物給活撕了。

  地宮內瞬間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中,緊接著一陣亂七八糟的聲響傳來,不斷有物體倒地的聲音。

  地宮內罡風四溢,母子兩個能感覺到身邊的瞎眼太監施法護住了他們。

  待到強勁罡風平息,呼!光亮起,諸葛遲提在手中的燈籠突然亮了,照著諸葛遲那張老臉,還有指尖滴答的血跡,能嚇人一跳。

  手上的鮮血正在慢慢飄散,化作血霧從諸葛遲手上飄去,燈光下飄離的血霧絲絲縷縷,越添陰森詭異感。

  再看地上,剛進來的三大派的幾位太上長老,無一幸免,全部倒在了血泊中,不是腦袋崩裂出腦漿,就是脖子被人給撕豁開了,或是胸口心臟部位一個血窟窿,有人還在抽搐中。

  “才六個,外面還有好幾個,回頭若遇上了,太后和陛下就說地上的人已經得到了東西先走了。老奴張燈,先送太后和陛下回去,剩下的人老奴會謹慎處理。”諸葛遲交代了一聲,提著燈籠轉身引路,“太后、陛下小心,地上臟,不要踩到血,免得讓人看到引起懷疑。”

  母子兩個面有驚恐神色,遲遲難以挪動腳步。

  挑著燈籠的諸葛遲又轉身看向了母子二人,蒼老嘆息道:“太后,陛下,此地不宜久留,走吧。”

  商幼蘭干咽了咽口水,“老諸葛,人都是你殺的?”明明知道,還是忍不住問了聲,因為難以置信。

  諸葛遲:“老奴不想殺人,他們不該來這,老奴也是逼不得已。”

  海無極:“先皇臨終前告訴朕,讓朕善待你,說你能保護朕,并把寶庫一半的秘鑰交給了你。你能保護我?當初朕不明白,后來朕問你,你也不肯說,現在,朕似乎明白了。”

  諸葛遲似乎有些無奈,“先皇英明,知道有三大派鎮守的情況下,外人不太可能輕易闖入這里,若有人打鎮國神器的主意,十有**就是三大派自己。因此先皇把一半秘鑰交給了老奴,不管是誰要開啟寶庫,都必然要驚動老奴,先皇讓老奴保護陛下!”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道君,道君最新章節,道君 360小說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老版本2012年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