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樓,強攻受阻,同時又被以人質威脅的警方,暫時堵住幾處出口圍而不攻。雙方形成了對峙之局。

  不過酒店外表看似平靜,里面卻是暗潮不斷,不時便有槍聲傳出。只是很快,槍聲便稀落下去。爭斗的雙方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,又或者其中一方已經消失。

 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,四周的路燈全部亮起,把外面照的如同白晝。國際刑警的大隊人馬已經趕了過來,卻只能眼巴巴的守在外面,看著漆黑一片的酒店無從下手。

  5樓,黑暗的房間里,兩張被手機和平板光芒映照的臉,略顯陰森的湊在一起,悄然嘀咕著。

  “韓哥,外面好安靜啊,他們是不是跑了?”顧老三壓著嗓子,低聲問道。

  “外面被包圍了,他們跑不了!”韓大俠冷笑,“我估計,這些人是在等談判專家來,好提要求!現在嘛,就是對峙的局面。”

  “那我們就是沒事了唄?”顧老三松了口氣。

  韓大俠扭頭看了看某人在黑暗里只露出前半側的臉,沉吟了一下,卻是苦笑道:“就怕這些人是瘋子,臨走也不會放過我。”

  兩人稍顯沉默,顧老三難得正經起來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過了半晌,突然嘆了口氣,低聲道:“也不知道老大怎么樣了。”

  想到那只獾,韓大俠心里涌起一種別樣的情緒來,拍了拍某人的肩膀笑道:“你放心吧,它好好的!之前我在監控里看見它溜掉了,只是忘了和你說。”

  “唔,真的?”顧老三臉上閃過一絲驚喜。

  “真的!它是動物,更懂得趨利避害,肯定是藏在什么地方了。”韓大俠安慰道。

  不知為何,某人沒有說實話。只是回想到從平板里看過的畫面,掠過一絲心悸。

  “那就好……對了,那公式你想起來用途了嗎?”

  “滾!”

  三樓,靠海一側的某房間突然亮起燈光,過了不到三秒便被關掉。緊接著卻又再次亮起,再被關掉。如是三番,搞的跟閃光燈一般。

  守在這邊的警察面面相覷,現場指揮官的眉頭皺成了“川”字,搞不懂這是給誰看的暗號,又代表了什么含義。

  “你是不是瘋了!”

  房間里,恢復了本來面孔的袁曉曉胸口起伏個不停,惡狠狠的瞪著對面桌子上那對小燈泡般的夜視眼,銀牙緊咬,很不能把這小東西抓過來打上一頓。

  “有必要開燈嗎?你是瞎,還是你那夜視眼是假的!你要害死我嗎?”

  “呦呦呦~還生氣了!嘖嘖~”

  窗外海灘上的燈光映照下,就在袁曉曉對面的桌子上蹲坐著一個渾身暗紅色的小身影。小爪子把玩著一個銅色的打火機,一拋一拋的,毛臉上似笑非笑。

  “哼!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!”

  袁曉曉此時就穿著一件緊身的小背心,姣好的身材完全展示在某獾面前。只是在露出的皮膚上,偶爾能看到濺射的馬賽克。讓人只覺得驚悚,絲毫沒有香艷。

  見某獾依舊是那表情,便抱著肩膀靠在墻邊,冷哼道:“你是想把那些人都引到我這,給你那慫包主人制造安全空間!切~你果然從一開始就認出我了,那天晚上那牛肉也是故意扔的吧!”

  “咦~”某獾抓了抓腦袋,小嘴一咧,“小娘皮變聰明了!”

  王平忽略了袁曉曉在面對這樣一只充滿了違和感的獾時,從來都沒有驚訝過的事情。似乎兩人原本的相處模式便是這樣,如果只聽對話,根本沒人會認為袁曉曉這是在和一只動物說話。

  眼神瞥過被某獾抓在手里的打火機,袁曉曉不知想到了什么,嘴角微微扯了一下。眼睛里瞥過一絲不懷好意,轉瞬間便掩去。

  此時,兩人……一人一獾所在的房間,正是袁曉曉避開了斯堪納,用來藏身的那處房間。只是沒想到,好不容易躲開了搜尋小隊回到這里,就看到了坐在客廳桌子上研究自己打火機的某獾。

  “哼,你不要覺得我好欺負!”眼見某獾賴皮一般,被戳破了心思也不走,袁曉曉翻了個白眼,撇嘴說道:“那慫包身邊有高手護著,怕個屁啊!”

  “高手?你是說老韓?”

  王平愣了愣,歪著腦袋想了一瞬,便果斷搖頭,“那貨連我一爪子都接不住,算個屁的高手!”

  這個時候,兩人同時扯了下耳朵,扭頭看向房門。走廊里,已經有腳步聲開始接近。

  “特么的你干的好事!”

  袁曉曉黑了臉,扭頭狠狠的瞪了某獾一眼,接著趕忙跑去電視下的柜子拿出一個小包,斜著夸在腰上。又把一個插滿了寸長小刀的短皮帶綁在自己的大腿上。

  這個時候,房間門上的電子鎖響了一聲,藍色的指示燈亮起,接著門把手就在外面被轉動起來。

  袁曉曉突然從小腰包里拿出一個和某獾爪子上一模一樣的打火機來,眼看她把一面月牙圖案扭了一下,同時按下另一側太陽圖案,接著把打火機扔在門邊,轉身就往臥室里跑。

  某獾的汗毛瞬間炸起,那種心悸的感覺再次來臨,而且極其猛烈。顧不上思考許多,王平下意識的就跳下桌子,在臥室門關閉前竄了進去。

  正在這時,房門也被推開,三道人影等了兩秒后,從外面滾地沖了進來,剛起身,門邊的位置就突然發生了爆炸。

  “轟!”

  客廳的窗戶瞬間被震的粉碎,整個房間都震動了一下。伴隨著刺鼻的火藥味,一股黑煙順著窗戶飄了出去。三道人影哼都沒哼,就已經失去了氣息。

  “哐啷!”

  一直被王平握在爪子里的打火機直接掉在地毯上,某獾的小身板抖啊抖的,后怕個不停,眼睛惡狠狠的瞪向袁曉曉。

  “特么的,你剛剛就這么看著老子在那玩,也不提醒一聲?”

  袁曉曉剛把床腳筆記本的硬盤拽出來塞進短褲的側兜,回身看到某獾的神態,差點笑出聲來,心里暗道活該,讓你故意坑老娘,正好嚇唬嚇唬你!

  不過眼珠一轉,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便對某獾說道:“喏,現在這么大動靜,你的目的達到了!我可以幫你吸引那些人的注意,但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!”

  “切,現在老子不答應,你不也照樣跑不掉?”王平的小毛臉一陣不屑,但還是看著袁曉曉,等待她的下文。

  “和我在一起那個男的,你應該能找得到吧?哼,別裝不知道,你肯定見過!”

  袁曉曉從腰包里掏出一個膠囊狀的東西來,放在手心伸到某獾的面前:“找到他,悄悄放在他身上,咱們的交易就算達成了!”

  “老子從不和偷獵者交易!這次是我威脅了你,你又求了我,知道嘛!”

  小毛爪拍過袁曉曉白皙的手心,某獾摸起膠囊,轉身跑向陽臺,消失在夜色里。8)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平頭哥的直播生活,平頭哥的直播生活最新章節,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360小說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捕鱼达人老版本2012年免费下载